作者 林士民 2011年 9月

去年在馬倫巴


你來的地方,我曾經去過,

那天涼的九月,記憶因落葉而斑駁。

我們曾經想書寫神話,卻因筆管內滿溢著濃墨一般的血液無法順暢寫下,

然後你是你啊我是我啊,我們都無法順利成為劇中的角色。



去年在馬倫巴,我還記得,

我是赤裸裸地走入你的世界,你說你一直在此。

我喃喃地讀著青春的氣息,玫瑰花的身體,

讀你的眉、念你的瞳、寫你的髮。



一轉眼,你笑著、跳著、奔跑著,

你說我像凝止的漠然石像,此刻我的心正沸騰。

我們闖入一個迷宮,啊!我不知道你的名,

只知道,「此刻,我屬於你。」